首页
关于华道
新闻中心
联系我们
行业新闻

蚂蚁金服副总裁黄浩: 蚂蚁不是巨头

21世纪经济报道包慧2019/11/30223返回列表
2014年初,黄浩还在建设银行电子银行部任总经理的时候,他所面对的机会、同事和工作环境都是很好的。当时彭蕾找他聊时,他说,“很多人说蚂蚁金服是来颠覆金融的,我在金融业干了那么多年,你是让我来颠覆的吗?”

彭蕾说,不是,我希望你来就是能够帮助我们推进金融和互联网的合作。

两人一拍即合,2014年,黄浩加入蚂蚁金服,开启了他的互联网生涯,“如果来蚂蚁只能干成一件事,那我的信仰就是吹响那个金融业和技术融合交响曲的序幕。”

2014年,黄浩写了一篇署名文章公开发表在某杂志的封面上,他的观点是,“在目力能及的未来,传统金融企业和互联网公司都看不到谁吃掉谁的可能,竞争与合作并存会成为主旋律。而随着金融产品的日益丰富和金融效率的持续提升,万千客户最终将成为这场盛宴最大的受益者。归根结底是属于中国客户和金融市场的互联网金融。”

“双方既有磨合又有幸福”

5年过去,从过去的颠覆论,到现在的“相爱”,蚂蚁金服与金融机构的关系演变就是一部互联网与金融之间的发展史。

现任蚂蚁金服集团副总裁的黄浩在近日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独家专访时表示,金融业和技术业的交响曲是大势所趋,今天只是序幕。金融业过去一直是个闭环,一个金融机构从产品设计、制造到销售都基本全是自己干。在行业化分工和社会化大合作上,金融业明显落后于制造业和商业,金融业不存在富士康。

蚂蚁金服现在已经有数百家银行、基金等金融机构合作伙伴,多位蚂蚁的伙伴都表示了类似的合作体验,“双方都不习惯低头,都有优势和短板,都希望对方配合……所以磨合起来很艰难。但双方又确实都有强烈的合作意愿,想做成事,真合作会在某领域成功,又能看到幸福。”

在蚂蚁过去的竞争对手、如今的亲密伙伴们看来,蚂蚁在对公领域更擅长的还是出技术,连接各方,“蚂蚁目前在银行的对公领域欠缺经验,对业务的理解不像对私领域那么专业。比如供应链金融,他们现在的生态很难接触产业链,业务的运转方式都没理解到位,更别提提供适合的金融产品了。而且,他们的信贷资源也有限,因此也需要银行的合作。”

但在财富板块,所有人都承认余额宝和蚂蚁财富当年对银行的冲击巨大,完全改变了这个领域的生态。不管被动还是主动,银行都开始在理财方面进行改革和转型。

目前新的格局尚未确定,一方面余额宝收益回归正常态,另一方面银行们也陆续出台了类余额宝的产品,加之资管新规的推进、对打擦边球的非银理财产品的逐步规范和各行理财子公司的陆续成立,未来会出现什么样的新局面尚还很难预测,可以明确的是这个市场蛋糕足够大,谁的创新能力更强是未来领先的关键因素。

从磨合期、相互试探到蜜月期后,下一步他们将走向什么方向?事实上,又将面临新的挑战。央行11月25日发布的《2019中国金融稳定报告》认为,中国金融科技的发展暴露出一系列问题。比如说存在信息安全隐患,增加金融体系关联性和顺周期性,影响宏观调控政策的有效性,对现行金融监管形成挑战等等。比如部分科技公司拥有支付清算、征信和金融资产交易平台等金融基础设施,对相关领域的规则制定、准入退出等产生影响。这也显示了监管对BigTech的担忧。

但是央行也承认,金融科技的发展推动了普惠金融,在便利金融交易、满足多元化投融资需求、提升金融服务质量、提高资源配置效率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

“蚂蚁的开放是必然”

黄浩认为,外界对蚂蚁最大的误解,就是认为蚂蚁是一个巨头公司。“蚂蚁相对于传统金融机构而言规模并不大,也没有要颠覆谁,蚂蚁已经是一个彻底开放的平台。”

2017年6月对于蚂蚁金服而言是一个历史性的里程碑。蚂蚁金服宣布所积累的技术能力和产品,将全面向金融机构开放,成熟一个开放一个。

追溯历史来看,黄浩也认为蚂蚁的先发展再开放是必然的,“最早我们开放的原因是因为是后来者,要做余额宝和小贷。那时候说开放,没人会信,没有金融机构愿意合作。我们不去拿牌照是不行的。但循序渐进,后来只要能不拿牌照的都不要拿,这是内部很明确的。”

但是这个特殊的历史阶段已经过去了。截止到去年的5月份,蚂蚁金服所有业务全面开放。所有的信贷、理财、保险,所有明星产品——花呗、借呗、余额宝全部对外开放。

在这个过程中,黄浩自己也感受到银行对蚂蚁的态度转变。

“我记得刚来第一年,带队去跟银行聊时,还感觉到他们对我们的开放有些怀疑。2016年我还要把手放在这儿(心脏)跟他们说一定是真的,我们会证明。后面这些年,技术的合作、业务的合作、数据的合作都已经证实了,每个业务最终都变成他们的业务。”

合作的中小银行也获得了“弯道存活”的空间。比如说一些小银行资管业务再强也卖不动,用户还是都跑到大行去买理财,现在他只要把资管做好就有人帮他卖。还有些金融机构开发出某个细分领域的特别好的产品,但他就是找不到这样的客户,我们能帮他们接到饿了么、淘宝、盒马里边去精准对接目标客户,等等。

在开放的前提下,有些业务蚂蚁是不碰的。黄浩举了个例子,传统银行服务得比较好的大中型企业蚂蚁不碰,金额在100万以上的贷款不碰,这被蚂蚁作为一项纪律来执行。

“这不是因为我们做不了,其实现在我们有些能力可以做的。在阿里的生态体系内的小微企业成长为中型企业,对资金有更大的需求。比如说需要1000万,我们会把它推荐给我们的合作银行,这是我想说的开放,开放在这儿。”黄浩表示。

网商银行去年宣布凡星计划也是认真的。“这一年过去了,我们已经和400家金融机构在合作,其中有50家都是放款机构,直接使用我们‘310’的方法,这个是我们的梦想,希望‘310’体验变成全金融业服务小微金融的标配。那我们的价值就实现了,因为中国不需要多一家银行。”黄浩称。

“不光是我们,银行机构和非银行金融机构,和各种线下的场景、线上的场景,和很多互联网的公司,平台的公司,或者垂直领域的公司,这一场大交响曲刚刚开始,我真的是深深的感受到。”黄浩表示。
返回列表

在线咨询

公司名称*
部门
姓名*
电话*
邮箱*
咨询事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