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关于华道
新闻中心
联系我们
行业新闻

新网银行董事长王航:科技部门的作用发生重大变化

银行科技研究社李艳艳2020/06/29138返回列表
新网银行董事长王航认为,现代金融因为普惠金融的推动,已经在5个方面出现了非常典型的、显著的变化,分别是:获客;产品;风控;科技的作用定位;金融机构的组织。

关于数字化时代普惠金融的新特征,王航作出四点判断:一是,新基建能够为未来铺建一条更好的信息数字高速公路,造就互联网金融发展新土壤;二是,动用市场力量和创新力量,来打破数字孤岛;三是,小银行小金融机构会起大作用;四是,可以避免金融空转。

1新网银行的客户只有1%在一线城市

截至目前,新网银行的客户只有1%生活在一线城市,大量客户都生活在三四五线城市,包括广阔的农村。在王航看来,新网银行真正做到了“普惠金融”。

王航将如今37岁的格莱美银行和4岁的新网银行做了一个对比。 

“从客户数来讲,格莱美银行是1700万人,新网银行是3400万人;从客群来讲,前者可能是穷人,尤其是村子里的妇女,新网银行有蓝领、白领、绿领;从每一笔贷款来讲,格莱美单笔贷款大概在16000元,新希望银行是7000元;从利率来讲,格莱美银行大概是年化14%~20%,新网银行大概在年化12%;从期限来讲,格莱美银行一年内是按周来还贷,半年之后可以续贷,而新网银行是随时借随时还,这样算下来,平均期限在3个月左右。”

此外,双方的不良率水平差不多,但从作业模式来看,格莱美银行要做审核、评估,评估要7天时间,还要提交一些纸质文件。新网银行则是全线上,不用纸质文件,秒存秒贷。“秒到什么地步,平均作业时间43秒,最快的是7秒能够完成放款。” 

不同的流程、不同的风控过程带来了巨大的成本差异。

据王航介绍,格莱美银行放一笔贷款,成本大概花到1000元,新网银行放一笔贷款的边际成本大概是20元;格莱美银行在全球约有3万名员工、26000个网点。“新希望银行正式员工大概在400人上下,没有一个网点,是纯粹在云上拥抱大家的互联网银行。”

王航认为,新网银行的成功,意味着普惠金融在中国互联网时代里有了一个有意思的实践。“数字化和科技,成为我们解决普惠金融(落地)的有效手段。”王航称。

2中国普惠金融的“后发优势”

在王航看来,普惠金融的土壤首先是基础设施4G。尤其是这次疫情中,让我们更深刻地感觉到,在线化不是一个技术问题,而是一个习惯问题。

王航认为,移动互联网使得我们有方方面面的数据汇集,同时使得普惠金融形成了“三全一高一低”的特点,即全在线,全实时(秒存秒贷),全客群。“全”是大家可以在一个云上大厅里享受到服务,“高”是高精度,“低”是低成本。

“‘三全一高一低’得益于4G带来的数据基础。接下来在5G时代,它会让我们的线上体验和生活更深入。”王航预言称。

在他看来,空气就是普惠。这个词也有包容的意思,即全社会对创新的包容,对互联网时代带来一些新探索的期待。阳光是指政策,比如对很多小微金融机构的支持。支持我们做民营银行,做创新的互联网银行,支持我们在互联网领域里有所探索。水是我们源源不断汇集而来的各种各样的新技术,包括AI、BigData、cloud、区块链等。

“这些阳光、空气、水和土壤使得中国的普惠金融出现了一个非常独特的后发优势。”王航称。 

在他的观察中,现代金融因为普惠金融的推动,已经在5个方面出现了典型显著的变化。分别是:获客;产品;风控;科技的作用;金融机构的组织。

获客方面,以前是线下营销,现在可以看到更多的获客是场景化、批量化获客,线上的入口越来越多。“每个点上都是获客点,也有很多交叉获客的地方。” 

产品方面,过去的产品是标准的、统一的,但今天很多产品是定制化、融入到场景里的。“我们几十秒钟就可以获得他的授权,通过他的授权使得他的贷款到账,这就是完全以客为准,以客人体验为第一位的变化。” 

风控方面,过去很多风控用因果关系来推导,用三张财务报表来分析,但今天我们有更多数字和模型,我们看的更多是关联关系和概率。“在此,我们发现我们的数字更加丰富和智能,过往很多经验、教训真正能够转化为财富。加上人工智能,这些风控技术可以不断优化、迭代更新。”

科技部门的作用也在发生变化。过去科技是一个后台部门、辅助部门,最多在流程上提供支持,但今天的科技部门至少是一个中台部门或角色参与部门,提供决策支持,甚至直接进行决策。“在新网银行,70%以上的员工都是科技人员、IT工程师、算法科学家。在一个金融机构,里面的英雄是科技人员,颠覆了过去我们在很多银行体系里的不同岗位定位的格局。”

金融机构的组织也在发生变化。“过去我们是一个大前台,前台在全国各地铺开,后面有一个中台和后台来提供相应支持。但是今天我们是一个大中台,数据、算法都在中台,产品的提供都在中台,前台因客户的变化而变,变成了灵动性的组织。尽管是小前台,因为有大中台支持,能触达到很多的长尾客群,而且把成本大幅降低。”

王航表示,在数字金融已经成为金融机构标配,加上在线化、数字化、智能化在应用方面的基本支撑,新网银行做出了很多探索和实践,也有了很好的答卷。

“从在线化角度来讲,首先要确保线上真实性问题,因此这是一套非常重要的反欺诈系统。从数字化角度来讲,新网银行就是一个万能连接器,通过API等等,可以非常便捷地和各种各样的合作伙伴、平台、数字提供者进行交流沟通。从智能化来讲,核心就是你能够做到实时决策,你比你的客户更了解你的客户。这个就体现在我们在线的授信系统。”王航称。

3数字化普惠金融的新特征

数字化时代的普惠金融会有什么新特征?行业格局如何?王航在演讲中作出四点判断:

其一,国家强力推5G的基础设施,一举两得:一是,新基建在特殊时期,关键时期可以继续拉动经济从坑里爬出来,往上走。二是,新基建能够为未来铺建一个更好的信息数字高速公路。 

“与其让金融下乡,不如让5G下乡,让互联网下乡,让人工智能下乡。”这是王航展望的第二点。要打赢数字攻坚战,就要真正打破很多数字与数据孤岛。另外,今天还有很多小微企业要去服务,难度和挑战在于数据不够、不全。

“其实在工商、财政,在它的上游和下游已经积累了很多数据,但这些数据还未打通,还没有集成和连接。”在王航看来,要打破数字孤岛,首先要动用市场的力量,让同业之间充分合作,还要用创新的力量,鼓励推动很多新模式去做新探索。

其三,王航认为,小银行小金融机构会起大作用。小银行最大的特征就是反射弧比较短,服务和产品迭代速度比较快,更容易去促进细分化、碎片化的业务。所以,大银行和小银行要大手牵小手,充分合作。

最后,王航表示,数字化金融不仅催生、催长了普惠金融,还能帮助我们避免金融空转。“做金融和实业的基础逻辑不一样。做实业首先看的是收入、成本和利润,成本里面各个要素的合理分配是什么。但是做金融,更多看的是资产负债表。

“金融很容易从实业里面跳开去空转,创造出一些泡沫化资产。”在王航看来,目前以新希望为代表所推进的数字化金融业务方向,主要围绕客户识别,能够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扩大客户群体,真正产生场景互动,促使产业周转率提高更快,投资回报提高更大。而在这个过程中,金融也能实现它真正的使命。
返回列表

在线咨询

公司名称*
部门
姓名*
电话*
邮箱*
咨询事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