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关于华道
新闻中心
联系我们
公开声明
消费金融

消费金融迎来利好!农商银行如何进军万亿市场?

中华合作时报农村金融 胡宏开 2020/10/16 71 返回列表
导 读

消费金融是一片蓝海,对农商银行来说,现在是抢抓消费金融的重要机遇期。农商银行发展消费金融既是拓展新业务的突破口,也是抢抓年青客户的重要途径,同时也是开辟新利润的重要来源。

如何顺应“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大势,进军万亿级消费金融市场?农商银行应拓宽视野,把消费金融当作普惠金融的组成部分来经营;大力发展科技金融、智慧金融,构建众多“消费场景”;同时,利用人缘地缘优势与当地政府有关部门开展“跨界合作”,构建起地方的“衣食住行乐”消费金融生态圈。

刚刚过去的“十一”黄金周,一连串闪亮的数据,显示了我国消费的巨大潜力与强劲韧性:超6亿人次出游;国内旅游收入4665.6亿元;全国零售和餐饮重点监测企业销售额约1.6万亿元……

消费作为拉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之一,对国民经济发展具有重大影响。

9月21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以新业态新模式引领新型消费加快发展的意见》,提出“坚定实施扩大内需战略,努力实现新型消费加快发展”。这也是继9月9日,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打通制约经济增长的消费堵点,更大释放内需。”后,一月之内第二次提出促消费拉动经济增长的政策举措。

消费增长,金融力量不可或缺。作为扎根县域农信机构,尤其对处于市区农商银行如何发展消费金融是一道绕不过的坎,也是一门必修课。

机遇挑战并存

消费金融是一片蓝海,对农商银行来说,现在是抢抓消费金融的重要机遇期。从消费金融公司看好消费金融发展前景,加速增长可见一斑,11年来,全行业持牌的消费金融公司数量已增至28家。

来自业内数据显示,互联网金融和消费金融公司开展的消费金融,其平均年利率达12%以上,且其服务对象大都是来自三四线的年青客户群体,与农商银行的客户具有高度重叠性。因此,农商银行发展消费金融既是拓展新业务的突破口,也是抢抓年青客户的重要途径。在当前利差进一步收窄和对小微企业减费让利的大背景下,发展消费金融是农商银行开辟新利润的重要来源。

与此同时,金融科技的迅速发展,极大地提高了消费金融的便利性。如今,银行服务实现线上线下联动,消费金融所涉及的“衣、食、住、行、游、学、玩、美”的消费场景也越来越多。农商银行可运用自身积累的大数据和对接当地政府部门的大数据,并利用点多面广的优势,可构建“线上+线下”融合的消费金融模式。

在看到消费金融对农商银行带来机遇的同时,农商银行在拓展消费金融中也面临着诸多挑战。

首先,是思想观念的固守。农商银行人通常认为,消费金融是大型商业银行、消费金融公司、电商平台、互联网企业、金融科技公司等机构开展的业务,在消费金融领域不敢涉足,即使有“想法”,但也没有“做法”。

其次,是理解的偏差。在许多农商银行人士看来,农商银行是扎根地方乡土的草根银行,对于县域、乡镇的客户对象来说,认为他们的消费就是买房,但由于监管规定,房贷增长不能超过贷款总增长的20%,一些农商银行在轻松用完了房贷指标后,没有创新去挖掘客户的其他消费金融需求。

农商银行开展消费金融遇到的挑战,除了自身主观因素外,还存在金融科技短板、风险管控不足和对年青客户黏性不够,以及金融监管强化等诸多因素。

消费金融是“场景为王”,科技短板突出,消费场景单一恰恰是农商银行开展消费金融业务的最大挑战。而许多消费金融公司把科技金融作为拓展消费金融的锐器。如,马上消费金融5年来累计研发投入超10亿元,与20多个线上消费场景及180多个线上流量平台合作,超过1000人的技术团队,自主研发800余套涵盖消费金融全业务流程及全生命周期的核心技术系统。

除了科技因素在构建消费场景不足外,农商银行在消费金融风险管控上也显得捉襟见肘。

与农商银行的传统信贷不同,消费金融具有小额、分散的特征,面对的是更广泛的消费群体,且这些人流动性强,农商银行在缺乏综合大数据的情况下,仅靠传统的线下走访调查,很难对客户作出精准“画像”,对风险把控能力不够。“捧着手机长大”的90后,被称为“最能花”的一代,具有巨大消费潜力,但农商银行对其生活方式、消费习惯等都缺少有力抓手,对其开展消费金融存在着不敢贷、不愿贷的思想。相反,一些互联网银行、消费金融公司则把90后当作消费金融的“黄金客户”,提升其征信的广度和深度,对其加大消费信贷的投放,同时通过智能风控降低风控成本,提高征信效率,实现风控全链条自动化、智能化。

此外,“资金不出省,贷款不出县”的金融监管政策,也在一定程度上制约农商银行发展消费金融。相比一些互联网金融可打破地域限制,面向全国的广阔市场进军消费金融,农商银行只能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上尝试消费金融。

探路消费金融

农商银行开展消费金融固然挑战重重,但最为重要的还是在思想上认识不足,对消费金融存在较多顾虑。把消费金融看作“舶来品”,与过去一些违规的互联网金融、“校园贷”等联系起来,认为投放消费金融是一个危险的信贷领域。

其实,消费金融经营得当可成为普惠金融的组成部分。对此,中国人民银行金融消费权益保护局局长余文建在出席2019中国普惠金融国际论坛专题讨论会时指出,消费金融并不是天然就是普惠金融,但如果能够贯彻负责任金融的理念,使得其规范发展,可提高普惠金融的三大目标,即:覆盖面、可得性、满意度,助推普惠金融高质量发展。

在这方面,浙江开化农商银行进行了有益探索。该行在全辖推广小额普惠贷款业务时发现,传统的“按户授信”远不能满足百姓对金融的需求,尤其是在同一户主下,有多个青年人的家庭,他们对消费金融的需求。为此,该行借力数字化转型,开展升级版整村授信,实施从“按户授信”转变为“按人授信”,对辖内符合条件的人员应授尽授,并重点采集农村青年客户信息,拓展包括消费金融在内的全方位普惠金融。

把消费金融与普惠金融统一起来,江西九江农商银行则从信用卡业务入手,拓展消费金融,提升客户对美好生活的追求。2018年5月,该行率先推出信用卡分期业务,并从二手车按揭业务做起,仅一年时间,该行就发放汽车消费贷款1.8亿元,其中,汽车按揭贷款超过1亿元,户数达1000多户,不良率为零。该行还依托网点资源,深度挖掘市场潜力,创新消费金融领域,把信用卡分期业务从汽车分期延伸到车位分期、家电分期、家装分期等众多领域,并把信用卡业务从产品提升为品牌,在风险管控上做到业务零风险,在社会效益上得到消费者认可和社会认可。

消费金融离不开科技。在这方面,紫金农商银行通过做“局域数字化银行”,对长尾客户开展消费金融。

该行在巩固线下渠道的同时,致力于线上银行的经营和铺设,相继开发了一系列线上银行产品,包括手机银行、微信银行、线上贷款等。其中,在手机银行方面,紫金农商银行致力于做每个居民家庭“装在口袋里”的轻金融生活管家,从最初的转账汇款到集成农家乐商圈、贵金属销售、各类缴费支付等功能,构建起“医食住行乐”的金融生态圈,把金融服务和便民生活紧密联系到一起;微信银行方面,着重打通客户金融服务最后一公里。微信银行具有预约挂号、打车代驾、电影院线、理财购买、代缴费、农家乐预订等特色功能,为客户提供业务办理渠道及生活类增值服务;在线上贷款方面,建设有“快E贷”“房E贷”“税E贷”“闪贷”等“紫金E贷”系列产品,产品覆盖公积金、缴税、按揭、工薪等客群需求,可实现放贷一键申请、授信一步到位、资金一贷通用、办贷一次不跑、费用一分不收、风险一键排查。

农商银行还可与科技公司合作,通过“借力”来弥补自身的科技短板,开展消费金融。如,江苏民丰农商银行与京东数字科技集团合作,依托京东数字科技集团的数据挖掘和分析技术,融合大数据、城市计算、AI等创新科技,共同建设综合信用评价体系和数据化风控模型。在此基础上,该行推出“城信贷”产品,为辖内客户提供包括消费金融在内的综合金融服务。

农商银行扎根一方、服务一方,开展消费金融时可充分利用人缘地缘优势与当地政府有关部门开展“跨界合作”。

山东青州农商银行则与市文化和旅游局合作,在助推文旅产业发展、服务乡村振兴的同时,带动消费金融。该行通过发行一张全域旅游银行卡、量身打造一套服务全域旅游特色信贷产品、定向支持一个特色旅游村、重点扶持一批旅游产业龙头企业“四个一”服务机制,共同打造“文旅+金融”合作发展新模式。

无独有偶。连云港东方农商银行则成立消费金融部,配齐配强消费金融直营团队,直接负责对接本地居民消费金融需求,做到人员配备到位,服务需求响应到位,助力消费支撑到位。在开展消费金融时,该行细分消费人群和场景:针对稳定收入的工薪群体,在连云港政务平台“我的连云港”APP推广纯线上信贷产品“指尖贷”,以最高20万元的信贷额度支持居民购车、装修等大额消费需求;针对客户购买手机、家电等小额消费需求,推出“指尖微贷”,利用微信小程序让客户在商户处扫码即可完成分期。截至目前,该行消费类贷款余额达45.38亿元。

我国拥有14亿人口,其中中等收入群体人口达4亿多,这是超大规模的内需市场。如何顺应“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大势,进军万亿级消费金融市场?农商银行可以探索,也值得探索。
返回列表

在线咨询

公司名称*
部门
姓名*
电话*
邮箱*
咨询事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