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关于华道
新闻中心
联系我们
公开声明
互联网金融

助贷行业的两大趋势与三个转型路径

新金融联盟NFA2022/04/21148返回列表

2021年,我国住户部门贷款余额达71.1万亿元,同比增速12.5%。其中,居民经营贷款余额16.2万亿元,同比增速19.1%;居民住房按揭贷款余额38.3万亿元,同比增速11.3%;狭义居民消费贷余额16.6万亿元,同比增速9.5%。


我国居民经营贷款、住房按揭贷款增速均有所回落,狭义居民消费贷增长势头有所回升、但仍低于疫情前水平,这体现了居民消费信贷需求在国内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居民生活消费预期和消费信心不断修复下有所恢复。


与此同时,头部助贷机构在疫情的压力测试下其风控水平已经得到验证、其逾期率水平已逐步恢复,但部分助贷机构受消费贷资金供给收缩影响其逾期率水平在2021年年末有所上扬。助贷机构资产质量总体呈向好趋势,但相较疫情前仍有一定差距。


头部助贷机构90天逾期率对比


资料来源:公司公告,中金公司研究部


过去一年,助贷行业呈现服务费率下行与新客增速放缓等趋势。而在《征信业务管理办法》与贷款利率下行的背景下,助贷机构在放款流程中的价值或进一步削弱,此前提供类征信服务的互联网平台、助贷机构的业务模式将面临一定调整,其与征信机构及金融机构间的合作模式以及数据传输机制亦将重构。


趋势一:助贷服务费率下行,助贷机构放款指引较为谨慎


2021年头部助贷机构所能分享的take rate(转换率)均呈现下降趋势、下半年趋势更为明显,主要由于:


1)监管要求银行强化风控主体职责、严禁将贷前、贷中、贷后管理的关键环节外包以及征信整改下数据传输机制或将面临重构,我们认为这在一定程度上或将边际削弱助贷机构在消费信贷产业链中创造的价值比例。


2)2021年下半年消费贷产品平均定价在监管引导下逐步下行,要求今年6月底之前在新发或在贷余额两种口径下定价需降至24%以下。


一方面,定价下行或将导致助贷机构目标客群有所收缩、对其客户筛选以及风控能力提出更好要求,其获客策略、风控模型以及运营策略等方面或将面临一定调整,因此我们在2021年年末也看到头部助贷机构均在一定程度上将2022年作为转型过渡年份、对业务量指引保持谨慎态度。


另一方面,定价下行也将为助贷机构带来一定积极影响,例如有望帮助其与更多头部银行、消金公司加深合作降低资金成本,此外定价下行亦将带来客群上浮、降低其信用成本。


乐信贷款收入take rate自3Q21起下降明显


资料来源:公司公告,中金公司研究部

注:收入take rate=贷款业务相关收入/当季放款量


陆金所自3Q20起主动进行定价调整


资料来源:公司公告,中金公司研究部

注:陆金所收入take rate=贷款业务相关收入/平均在贷余额


头部助贷平台净利润take rate对比


资料来源:公司公告,中金公司研究部

注:净利润take rate=非通用准则净利润/平均在贷余额


陆金所/360数科定价调整节奏相对较快


资料来源:公司公告,中金公司研究部


趋势二:新增借款用户增速放缓,线上获客成本居高不下


助贷平台基于自身分析以及营销标签筛选能力优势一直作为部分缺乏获客能力的银行与消金公司的线上获客入口:向金融机构精准推荐潜在的借款用户、以不断提升其获客效率。


助贷机构的获客方式包括抖音、头条、微信朋友圈等信息流渠道,搜索引擎、应用市场、线下地推渠道以及老客推荐。其中,信息流渠道为最主要的获客方式之一,获客占比普遍大于50%。


虽然例如抖音与头条等已经开始基于广告主的实际需求推出联合建模、两阶段出价以及动态人群包等新投放策略,但消费信贷服务商普遍面临获客成本高、获客质量较低的困境。


头部助贷机构例如360数科、信也科技凭借较强的算力已成为为数不多可以与信息流渠道合作RTA(Real-time API)模式获客的广告主,但其客均获客成本在去年仍然相对较高。考虑到定价逐步下行导致客群有所收缩以及小微企业主客群拓展亦将带来更多费用,短中期消费信贷服务商都将在获客端面临一定挑战。


助贷机构新增用户数增速有所放缓


资料来源:公司公告,中金公司研究部


注:1)360数科/信也科技新增借款用户数为相邻两个季度累计借款用户数的差;2)乐信为公司季报披露的当季新增活跃借款用户数


助贷机构当前新增交易量中老客贡献比例较高


资料来源:公司公告,中金公司研究部


新增借款人客均获客成本有所提升


资料来源:公司公告,中金公司研究部


互联网助贷机构月活跃用户增速有所放缓


资料来源:Questmobile,中金公司研究部


助贷机构转型的三个路径趋


央行于2021年9月30日发布《征信业务管理办法》(下简称《办法》),通过明确信用信息定义和规范业务全流程助推征信市场健康有序发展,《办法》已于2022年1月1日起施行,过渡期自施行起至2023年6月底。


在监管引导贷款利率下行的背景下,《办法》或进一步边际削弱助贷机构在放款流程中的价值、导致其货币化率有所承压,此前提供类征信服务的互联网平台、助贷机构的业务模式将面临一定调整,其与征信机构及金融机构间的合作模式以及数据传输机制亦将重构。


根据助贷机构4Q21业绩会与一些非交易性路演,头部助贷机构(例如陆金所/360数科/信也科技/乐信)均表示已与个人征信机构开展合作、探索整改方案,但目前仍处于初期阶段、最终合作方案或将于今年逐步清晰。


助贷机构或将有两个整改方向、三条路径:


方向一:充分依托其拥有的各类金融牌照转型成为金融服务提供商,可以通过向旗下网路小贷公司或融资担保公司注资已维持其自营放款模式以及担保助贷模式的业务扩张,具备股东申请资质的助贷机构亦可以申请商业银行/消费金融公司等全国性金融牌照开展自营或联合贷业务。(路径一)


方向二:继续聚焦纯助贷模式或通过与征信机构合作的方式满足整改要求,其中潜在的合作模式可分为两条整改路径。


在乐观假设下,征信机构主要承担数据监管、保障消费者权益等作用,助贷机构则在保证数据收集/处理/输出流程合规的情况下继续赋能金融机构放款流程,但需要向征信机构支付一定比例的费用或分润。(路径二)


在悲观假设下,伴随征信机构能力建设逐步完善,持牌个人征信机构或将成为个人信用数据与信贷相关替代性数据的主要收集方与服务商,而在此假设下此前聚焦于纯助贷模式的助贷平台或将需要转型科技服务商,发挥自身在分析、联合建模等方面的技术优势,成为同时服务金融机构与个人征信机构的外包科技服务商;在这种假设下,助贷平台将主要聚焦于数据挖掘、获客筛选等层面的技术支持,自身数据积累或用户洞察的留存或将相对受限。(路径三)


助贷机构商业模式转型的三种路径假设


资料来源:中金公司研究部


本文摘自:2022年4月19日发布的《见微知著:中国消费金融行业——转折之年的十大发现》

返回列表

在线咨询

公司名称*
部门
姓名*
电话*
邮箱*
咨询事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