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关于华道
新闻中心
联系我们
行业新闻

“去 IOE”引发的行业变革

北京商报2019/09/25166返回列表
近期,美国软件巨头、数据库产品供应商甲骨文(Oracle)宣布在中国区裁员1600人,均属于甲骨文中国区研发中心,这也是整个甲骨文中国区研发中心的总人数,相当于甲骨文将中国区的研发全部裁掉。

而甲骨文创始人拉里·埃里森(Larry Ellison)也曾在去年发表过关于“中国威胁论”的言论,直言不能让中国培养出比美国还多的工程师。可以预见,带上政治色彩的核心技术之争,对于中国来说将是更大的挑战,但同时,研发出自己的核心技术是一件不得不完成的事。

事实上,以IBM、Oracle和EMC为代表的三大国际巨头组成的传统IT系统称得上是企业信息化的“黄金搭档”,垄断了全球大部分信息化市场。但Oracle近年来对中国这种强烈的危机意识不是没有出处。几年前,阿里巴巴发动国内第一起“去IOE”运动,也就是去掉IBM的小型机、Oracle数据库、EMC存储设备,代之以自己在开源软件基础上开发系统,这背后的重要原因,与Oracle自身灵活性差、产品定制周期长、严重耽误阿里的业务发展有关。

“去IOE”

对中国来说,“去IOE”有两重意义。第一重重大意义是由于IOE几乎垄断了中国信息化企业的企业级B端市场,国家信息安全受到严重威胁,因此掌握自主可控的核心技术是对国家信息安全的最好交代;另一重意义在于,随着人工智能的不断发展,未来各行各业需要海量数据库支持数据的实时分析,而由IOE提供的传统IT系统难以支撑未来庞大的数据量级产业,因此“去IOE”的另一层意思也意味着,技术上的革新与进步。对中国来说,这是一个很好的技术创新机会。

易鲸捷数据库执行董事李静举例道,数据库对数据的毫秒级实时分析和写入,对国家推动的普惠金融、小微贷这些用户普及度较高的项目,数据量也是不可估量的。而且由于这些金融服务对象是小企业和普通老百姓,银行面临更高的金融风险,需要更为强大的风控保护,银行需要甄别服务对象是不是诈骗、是不是有偿还能力,这种甄别需要当事人在银行办理手续的现场就要被察觉出来,银行才能够及时中断服务,避免损失。

“去IOE”提出来后,国内一些做基础架构的个股企业得到了新的发展机会,在“去I”方面有以浪潮信息为代表的服务器供应商;“去O”方面,有以中国软件、用友软件(金融软件)为代表的数据库提供商;“去E”方面,有以同有科技为代表的数据存储供应商等。

经过这些年的发展,国家在“去I”和“去E”方面都不同程度的实现,但“去O”方面,目前来说仍是个巨大挑战,没有一定实力的大数据企业对于底层架构技术通常望而却步。面对国外的技术垄断,三年前在贵阳成立的易鲸捷直奔开发国产数据库目标而去,寄希望能够研发出自主可控的,并能够支撑未来大数据变革下的产业发展的分布式数据库。

迎“分布式”

面对当今国家底层核心技术的发展现状,李静认为,国产数据库的发展必须具备两个方面的价值,一是实现完全自主可控,能够支持国家的信息安全;另一个,数据库的总体架构必须要能支撑未来产业发展的需求。

李静举例道,近些年移动支付为银行带来的几何倍数的数据体量的增长,为银行数据的存储、管理和分析带来不小的挑战,而面对越来越庞大的用户群体,银行面临的金融风险也随之增加,要想准确甄别诈骗行为、及时发现风险漏洞,需要实时数据分析进行支撑。这是传统通用数据库做不到的。

所谓传统通用数据库,是两套分开的系统,也就是分析系统和交易系统,而这两套系统分开会导致的问题就是,交易数据必须要等到交易停止后,再导入分析系统的数据库里,才能进行结果分析,这种滞后性完全无法满足现在物联网、人工智能、无人驾驶等领域实时分析的要求。

这恰是易鲸捷的核心攻克领域。2015年,易鲸捷开发出一款融合分布式数据库EsgynDB,底层基于主流的Hadoop大数据技术标准,兼备交易型和分析型数据库能力,能够满足物联网行业海量数据实时入库、实时分析、高并发实时查询的需求。并可以满足结构化、半结构化、非结构化数据的处理,极大减少当前企业面临的混搭架构中大量数据的移动和复制,降低因此产生的延迟、故障和运营成本。

破垄断

当然,不可否认的是,国外巨头企业在底层技术和市场上的垄断仍是巨大的挑战。李静介绍,全球数据库市场中前五大国际厂商占据了87.7%的总体市场,在很多关键领域,比如金融、电信、能源等IT系统几乎被IOE垄断。

这对一个初创公司而言,不仅是技术垄断上的挑战,也是经济、市场、人才垄断的挑战。尤其国外巨头在中国已经建立了一个非常牢固的生态,这些生态包括应用的生态、客户的生态。

李静进一步解释道:应用的生态在于数据库是一个底层技术,相当于一个地基,所有的应用要在基础之上做开发,而不同的基础上所做的开发是不一样的,对于用户来说,选定好一个数据库,就会一直使用这个,因为替换的成本很大,所有的应用都需要重新开发一遍。另外,数据库作为数据保存的角色,装满了用户所有的数据信息,而替换数据库就相当于数据搬家,每搬一次家都会面临数据丢失或数据损坏的风险。

客户的生态在于,巨头数据库供应商和国内的客户已经建立了非常稳定的客户关系,而且和这些客户培养了大量的应用人才,大家已经非常习惯使用这款数据库产品,“因此数据库是一个黏性极高的产品,想打破这种稳定关系对小公司非常难,技术是唯一突破口”。

为了解决企业在置换数据库时产生的新的风险和麻烦,易鲸捷从技术入手,打造出与传统数据库保持同一种语言的分布式数据库,与此同时,这款新数据库又懂得hadoop的语言。易鲸捷把自己比作数据库领域连接新老世界的桥梁,因为它既可以在传统数据库的基础上做数据迁移,又可以和hadoop做新的对接,这样的话,新产品在替代传统数据库时,可以帮助企业避免二次应用开发,省去多余的成本,也能够最大程度上避免数据的损坏或丢失。

另一方面,易鲸捷的分布式数据库可以实现在线扩展,像一列可拆分的火车,“用户有多少数据,我们就可以提供多少节的容量库”。相比于传统有固定容量的单机版数据库,这种可在线扩展的功能可以极大方便用户的增量数据存储需求,也更符合未来大数据体量下的产业发展趋势。

搭生态

为了有效提升自己的核心技术,易鲸捷现阶段的经营策略是只做“灯塔项目”,所谓“灯塔项目”,是指塔尖上的项目:“就是数据体量庞大、对技术要求高的项目”。目前,易鲸捷在智能制造领域,与富士康达成合作,为富士康打造用于切割手机外壳的精密刀具,这个刀具布满了探头,探测热度、速度、声音等等,探头跟随着每一刀切下去时的动作进行实时的数据反馈,而这些数据可以用来探测刀片此时此刻的消耗程度,判断其是否仍然可用,从而避免了工厂对刀片盲目报废的浪费。

此外,联通、天文望远镜FAST、全球最大的投行、中国银联等众多重量级用户等也都完成了对易鲸捷“灯塔项目”的验证。李静认为,只有做好了“灯塔项目”,未来才能形成市场上的辐射效应。

在发展技术的同时,易鲸捷现在也在寻求大数据应用层的合作伙伴,搭建底层技术自主可控的应用生态。对于数据库是一个工具,其价值在于应用,在于为产业发展服务这一点李静深表赞同,当然她更清楚,工具的质量与功能决定了产业发展的速度和边界,这是核心技术带来的变革。“所以易鲸捷现在和浪潮、红旗、长城等企业做技术上的对接,即将在今年数博会上展示共同打造的基于华为ARM服务器的易鲸捷国产数据库银行核心系统,希望和国内最牛的芯片、服务器、操作系统企业在技术端搭建一个生态,对整个国产化信息安全给予支撑。”
返回列表

华道视界

致力于分享最及时的金融行业资讯

华道时空

企业文化宣传、互动平台

华道企业微信

为员工提供便利化的在线服务

在线咨询

公司名称*
部门
姓名*
电话*
邮箱*
咨询事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