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关于华道
新闻中心
联系我们
公开声明
金融科技

传腾讯金融科技架构调整 或为分拆上市做准备

零壹财经 温泉 2020/08/25 208 返回列表
近日,消息人士向零壹财经透露,腾讯的金融科技相关业务正在进行架构调整,可能在为上市做准备。不止一位接近腾讯的人士向零壹财经证实,确实听到相关消息。

此前,京东数科和蚂蚁集团已经分别宣布要上市,作为与蚂蚁集团并驾齐驱的金融科技巨头,腾讯的相关业务是否会拆分上市,给市场留下了悬念。

零壹财经向腾讯公司求证,腾讯官方回复零壹财经:“信息不属实”。

不过,公开信息显示,从2019年5月份以来,腾讯金融科技业务相关高管发生了一系列工商变更。特别是今年4月份之后,腾讯金融科技业务负责人林海峰频繁发生工商变更。

在同样处于金融科技第一阵营的蚂蚁集团和京东数科都已经公开筹备上市的信息之后,腾讯金融科技业务的这些变动或许不应该被忽视。

公开可见的迹象

零壹财经未获知关于腾讯金融科技相关业务架构调整的具体情况。但是,综合过去一年多腾讯金融科技相关业务发生的变动,确实给人以“准备上市”的想象空间。

首先是团队负责人的变动。2019年6月19日,腾讯内部发文宣布腾讯金融科技业务负责人换帅,新任负责人为林海峰。林海峰以往没有做金融科技具体业务的经验,其所擅长的是资本运作。公开资料显示,林海峰于2010年加入腾讯,上任腾讯金融科技业务负责人之前是腾讯投资并购部联合负责人。任职期间,主导腾讯国内外股权投资,负责金融科技、电商、数字内容、企业服务等领域的相关业务,曾推动京东、阅文、腾讯音乐、微保、美团点评、拼多多、同程艺龙、高腾基金等多例重大投资及行业整合。一般来说,在公司筹备上市的过程中,资本市场专业干将是不可或缺的。当然,仅凭这一点也不能断定相关公司一定是在为上市做准备,因为即使不上市,为了将业务做好,很多时候也需要资本运作。

其次,是今年以来腾讯金融科技业务高管人才的频频引入。今年6月前后,原陆金所副总经理兼首席风险执行官杨峻入职腾讯,担任腾讯FiT(腾讯支付基础平台与金融应用线简称“FiT”,是腾讯集团旗下为用户提供互联网支付与金融服务的综合平台)线风控负责人。此前腾讯金融科技一直没有单独的风控部门,也缺少负责人,杨峻空降腾讯金融科技的主要职责就是梳理和搭建全部金融业务的风控架构,他的角色相当于CRO。今年6月5日,原中国平安集团接班人任汇川入职腾讯,据财新报道,任汇川将参与探索发展互联网保险业务。今年8月,微保任命平安产险前总经理助理周克俊为总经理兼CEO,原CEO刘家明为董事长。

再次,企查查数据显示,从2019年5月份以来,腾讯金融科技业务相关高管发生了一系列工商变更。特别是今年4月份之后,林海峰频繁发生工商变更。

表:腾讯金融科技业务相关高管变更


数据来源:企查查 零壹智库

这些变更信息单独来看并不能说明腾讯在为金融科技业务的拆分上市做准备,但是却值得关注。

这些变动值得注意的关键点在于,科创板、港股和美股都对拟上市公司的独立性有一定的要求。目前看来,不能排除这些变动是为了符合上市的相关要求。

零壹财经就拟上市公司的独立性问题咨询了中银律师事务所,该所成立于1993年,自成立以来一直在为国内众多知名企业上市提供法律服务。中银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吴广红律师告诉零壹财经,科创板、港股和美股都对拟上市公司的独立性有相关要求:

科创板要求:公司具有直接面向市场独立持续经营的能力,资产完整,业务及人员、机构独立,与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控制的其他企业间不存在对公司构成重大不利影响的同业竞争,不存在严重影响独立性或者显示公平的关联交易。

港股要求:公司必须遵守独立运作的原则,即公司在业务、资产、财务、场所和人员等方面,与关联公司要保持独立,并不能依赖于主要控股股东和主要管理层(执行董事)。香港主板要求公司的控股股东(持有公司股份35%或以上者)不能拥有可能与上市公司构成竞争的业务;香港创业板要求相对宽松,只要于上市时并持续地作出全面披露,董事、控股股东、主要股东及管理层股东均可进行与申请人有竞争的业务。

纽约证券交易所(纽交所)规定董事不得直接与公司存在重大关系,也不得担任与公司存在重大关系的机构的合伙人、股东或管理人员。所谓重大关系的内涵十分广泛,包括了商业、工业、银行、咨询、法律、会计、慈善和家庭亲属关系等。

纽交所与纳斯达克证券交易所(纳斯达克)均明确了公司应引入独立董事,要求公司董事会的大多数董事必须是独立董事。同时特别强调公司审计委会员、薪酬委员会的独立性。

在人员独立方面,吴广红律师同时告诉零壹财经,拟上市公司为了符合相关规定,一般来说,公司总经理、副总经理、财务负责人和董事会秘书等高级管理人员不在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控制的其他企业中担任除董事、监事以外的其他职务,不在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控制的其他企业领薪;公司财务人员不在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控制的其他企业中兼职。

腾讯的这一波操作与京东数科有相似之处。2020年2月,刘强东卸任京东数科董事长,之后在6月份又重新担任京东数科董事长。与此同时,今年4月,京东数科内部完成架构大调整。此后,京东数科在6月22日出现多项工商资料变更。紧接着,7月1日,京东数科在筹备上市的消息便被证监会网站公开。

藏不住的金融科技

从业务发展来看,近年来腾讯金融科技相关业务进展飞速。金融科技与企业服务的收入目前是腾讯第二大收入来源,但是正在赶超腾讯第一大收入来源“网络游戏”,而且这个时间不会太久。

2019年第一季度开始单独披露金融科技与云服务的收入,但是其实从2017年第一季度开始,该项收入就成为了腾讯第二大收入来源。在2016年,腾讯的金融科技和企业服务在财报中还被划归为“其他” 收入,这项收入2016年在腾讯所有收入中占比仅为11%。但是,到了2017年第一季度,“其他”收入占比已经达到15%,超越了网络广告14%的占比,跃居第二位。从2017年第三季度开始,“其他”收入就稳住了排名第二的位置。

如果没有意外,2020年金融科技与企业服务将成为腾讯第一大收入来源,超越腾讯多年来的第一大收入支柱网络游戏。据腾讯2019年年报披露:2019年全年,腾讯第一大收入来源网络游戏的收入为1147亿元,但增速仅为10%;与之相比,金融科技与企业服务的收入与网络游戏相差无几,为1014亿元,但是增速却高达39%。这样的发展势头下,如果疫情没有带来意料之外的影响,2020年金融科技与企业服务的收入超越网络游戏收入,是稳稳的。

但是疫情延缓了这个进程。

根据腾讯2020年Q1财报,疫情期间,金融科技和云及其他企业服务的收入环比都有所下降,但网络游戏的收入却同比大增。这主要是疫情带来的影响:金融科技收入的下降,主要是由于疫情期间全民居家隔离,支付活动(特别是线下交易)及提现均有所减少;云及其他企业服务的下降主要是由于受疫情影响,云业务的项目交付及新客戶获取均有所延迟。相形之下,网络游戏却在为用戶排忧解闷及让他们互相陪伴方面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收入出乎意料地同比大增31%,这是近年来罕见的增速。在2020年Q2,虽然金融科技与企业服务增速有所恢复,但是还没有回到疫情前。

不过,“金融科技与企业服务的收入成为腾讯的第一大收入”这一趋势是确定的,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图:腾讯金融科技及企业服务收入与网络游戏收入的对比


数据来源:腾讯财报 零壹智库

在金融科技与企业服务中,金融科技的收入占绝对大头。根据腾讯2019年年报,2019年金融科技与企业服务收入共1014亿元,其中170亿元为云服务收入,其余844亿元则主要为金融科技收入。

分拆上市的利弊

迅速发展的金融科技业务,是否一定要分拆单独上市?

对于这个问题,不少业内人士认为,腾讯不缺钱,未必需要将金融科技业务分拆上市。

上市不全是好处,也有弊端。中国人民大学中国普惠金融研究院研究员顾雷曾经在海通证券投资银行部任职八年,有关于公司上市的丰富实战经验。顾雷告诉零壹财经,一般人都认为企业上市动力充足,但是实际上不少公司并不愿意上市。上市明显的弊端在于:公司上市之前,所有的事情都是一把手说了算,但是上市之后变成股东大会决策,这会使得决策流程变长,有时反而会使得企业对市场的反应变慢,在竞争中失去优势。

但是与此同时,企业被竞争对手所逼,不得不走向资本市场,这在实际当中也有许多著名的案例。中国法学会证券法学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中央财经政法大学法学院教授邢会强在其关于企业上市问题的专著《资本之道:企业上市规划与战略》中详细介绍了这些案例:

三全汤圆原来并没有上市的打算,三全汤圆创始人陈泽民对上市极为反对,因为三全不缺资金,产品又好。但是,2006年思念汤圆在新加坡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这下三全急了,上市的步伐被逼出来了。2008年2月,在思念上市一年半之后,三全终于也上市了。

2003年,SOHO中国首次上市无果而返,令潘石屹非常失落。此后很长一段时间里,潘石屹都不再有上市的念头,他觉得自己小本经营很不错,有充足的现金流,与很多大公司如万科之类的盈利水平相差无几。但是2006年底,潘石屹看到地产公司一旦与资本市场结合后都有了突飞猛进的发展。他突然清醒地意识到游戏规则的改变,如果再坚持“小作坊”的小本经营,可能自己很快就会掉队,被排斥在主流地产圈之外,于是潘石屹决定再度启动上市计划。2007年10月,SOHO中国挂牌上市。

知名房地产企业碧桂园上市就曾受到竞争对手富力地产的“刺激”。2003年,富力地产与碧桂园集团的年度销售总额均为人民币40亿元,但2006年富力全国销售总额已达到人民币100亿元,土地储备更突破1500万平方米,把碧桂园远远地抛在了后头。这一切主要得益于富力地产借力香港资本市场的融资渠道。2007年,碧桂园在香港联交所挂牌上市。一位碧桂园中层干部曾向媒体表示:“假如我们还固守原有发展模式,等到将来竞争格局大定,我们就难免被边缘化的命运,甚至最终被市场淘汰。”而且在2018年6月,碧桂园还将其旗下碧桂园服务在香港交易所主板分拆上市。目前该物业公司市值已经高达1365亿港元,而母公司碧桂园市值才2187亿港元。分拆的好处显而易见。

而腾讯的金融科技业务,目前似乎就处在这样一个时间节点——主要竞争对手蚂蚁集团和京东数科都已经公开了上市计划。7月1日,证监会网站便公布了京东数科在科创板上市辅导的系列文件。7月20日,支付宝母公司蚂蚁集团宣布,启动在科创板和港交所寻求同步发行上市的计划。

分拆上市之所以诱人,原因在于股权的二次溢价。对于分拆上市的子公司来说,一方面直接打开了资本市场的大门,便于单独融资,更有利于发展;另一方面公司管理层将获得股权激励,大大提高积极性。对于母公司来说也有很多好处,一来可以提升母公司股价,二来可以获取子公司股价收益,三来可以降低投资风险。

如果腾讯的金融科技业务不分拆上市,会有什么损失?国内一家顶级券商高管告诉零壹财经,如果不分拆单独上市,腾讯的金融科技业务团队就不能得到财务方面的巨额回报。此外,腾讯虽然不缺钱,如果不单独分拆上市,腾讯未必能把钱用到需要用钱的金融科技业务上。
返回列表

在线咨询

公司名称*
部门
姓名*
电话*
邮箱*
咨询事项